==> 本文主题:车祸火纹身 在医院的167天(下)
你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外科 >

车祸火纹身 在医院的167天(下)

来源:网友提交 2018-04-17 编辑:『ベ断桥烟雨ミ旧人殇』
 

清醒后,真正的痛苦才算降临。严重灼伤的我,暂时还回不了家。毕竟,只要伤口稍有感染,就可能危害到我得来不易的生存奇迹,我得继续住在加护病房,接受专业照护。出院对我来说,很遥远。

再过不久,医师告诉我,可以吃「流质食物」了。一听到这个「好消息」,几个和我比较熟的护士阿姨(姐姐)们,偶尔会买布丁、饮料让我解解馋。在这之前,我整整4个月没「吃东西」了。大部分的「食物」来源,是用鼻胃管灌的牛奶,而且食不知味,只感觉到鼻子凉凉的。

住院期间,我总是拜托妈妈,把她要吃的午餐带来病房吃,妈妈很疑惑,她觉得这样做,对于「不能吃」的我,不是太残忍了吗?我告诉妈妈:「我是在为未来做准备啊。」

虽然,我「现在」不能吃,但是我「以后」可以吃啊。我看妈妈吃了什么,才知道我出院后,可以吃哪些「好料的」。我希望第一口吃到的就是美食,毕竟憋了这么久,我一点都不想要踩到地雷。就这样子,每次妈妈一边吃,我就一边问,我就像「食尚玩家」的制作团队,访问正在吃东西的妈妈,搜集最「美味可口」的情报。

「今天吃的是什么啊?」

「今天的食物得几分?」(分数太低的话,以下省略)

「今天的食物在哪里买的呢?」

「这家店,还有其他的招牌菜?」

「妈妈,妳推不推这家的料理呀?」……

妈妈除了想办法用「说」的方式,表达出她对食物的感觉外,还特别准备一本小册子,里头写满了我「未来美食」的口袋名单,密密麻麻的,全都是我出院后准备大快朵颐的。光「流质食物」,已经无法满足我了。我体内的叛逆成分,可没被这场意外给烧光,愈是不让我吃,我就愈是想吃。我燃起熊熊斗志,一心一意就想挑战「非流质食物」。

车祸火纹身 在医院的167天(下)

住院期间,阿嬷每个晚上都会来医院陪我。当我能吃流质食物后,她便把汤带到医院来,亲自喂我。有阿嬷亲自喂我喝,连汤都变得好可口。可是,我真的好想「吃东西」。有次,我任性地告诉阿嬷「好想吃水饺」,没想到,她二话不说,马上去把水饺买来了。

阿嬷贴心地把一颗水饺切成五小块,然后,一小口一小口耐心地喂我,美味当前,我也顾不得吞咽困不困难,就这样一小口一小口地吃,不知不觉,我就吃完了五颗水饺。

我想起,还跟爸爸住在一起时,因为工作长期居住在台北的爸爸,只要一回到大雅,就会带我去巷口水饺店。除了水饺,我们还会点碗蛋花汤,和一盘烫A菜。也许因为爸爸的影响,我本来就很喜欢吃水饺,盼了这么久,再次吃到,只能说是「人间美味」。

隔天医师来探视时,我亲口跟他「说」这件事。医师感到很惊讶:「妳真的好厉害喔,我遇过这么多的气切病人中,妳是第一个可以吃东西,又可以说话的病人耶!」我自己也感到挺神奇的。我好久没有被人称赞了,这次居然因为「偷吃」被夸厉害,而且还是我的主治医生说的。

出车祸之前,我就很喜欢主动开启话题、跟人聊天,也挺喜欢听听别人的故事,这也难怪,我以前总是在网吧一聊就聊通宵了。出车祸之后,插管一插就是好几个月,难免想要出个声音,尝试看看自己能不能再说话。也许就是这样的企图心,让我在气切的状态下,还想着突破障碍,用「说」的来表达吧。

听损未必是坏事,我学会用「心」听

在医院这167个日子里,从厌恶、抗拒到不得不面对,我总算稍微适应这残缺的身体,也试着找出一些适合我「这个样子」的生活方式,好让我之后可以活得「正常」一点。

我已经够幸运的了。即使送到医院时全身烧到焦黑,烧的好险都是表皮(连屁股跟胸部都被烧光光了),没伤到内脏器官。倒是左耳右耳的神经受损程度,分别将近70%,受伤后,我的两只耳朵加起来的听力,还不及正常人的一只耳朵。

也就是说,我是一个重听的人,除了很难透过电话与人通话,当面想要跟我说话,也得扯开嗓门,要不然就得字正腔圆地慢慢讲,还不能有「第三者」同时插话,一旦「人多嘴杂」,我就听不清楚了。这的确让人很困扰,也很失礼。和我对话,不是像在吵架,就像在演讲比赛。其实,连我自己都觉得好尴尬。

幸好天无绝人之路,在几近面目全非、体无完肤的状况下,上帝还让我保住双眼,我的视力并未受到损害。我学习读唇语,也懂得利用文本与人交谈(加上通信软件愈来愈方便)。

在我看来,「听损」也不完全是坏事啊。例如,别人嘲笑我的残缺时,我听不到;聊八卦时,我不会一起进入话题。「听不清楚」似乎是保护自己、不受影响的一种方式。听力好的时候,我反而常沉不住气,尤其是对老师、家人,话都还没听完,就觉得他们一定是要骂我,让我难堪;就算把话听完,也只是断章取义,总是听不到他们的用心良苦。

车祸后,正是因为「听不清楚」,我更能用「心」听,仔细听,这样一来,才不至于忽略话语背后的真正意义。不只如此,当外界音量变小,我也容易静下来,专心地思考每件事,有耐心地做好每件事。我懂得放慢脚步,聆听自己的声音。

学会「倾听自己」,也算是这场意外带来的收获之一。就像以前我很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操控,若有人说抽烟Cool,我想都没多想,就先抽了再说。即便我知道,我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抽烟。现在,我懂得聆听自己的「心」,我不再因为一句无关紧要的话,影响自己的意志,也不再因此迷失。

本文出自原水文化《酷啦!我有一双钢铁脚》


  该文章《车祸火纹身 在医院的167天(下)》由网友『ベ断桥烟雨ミ旧人殇』投递本站,如果您觉得该文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和站长联系处理!另:该文内容未经本站核实,仅供参考,请读者自行研判!

健康无忧网

百度一下关于车祸火纹身 在医院的167天(下)的更多信息】

每日推荐

热点导读

专题推荐

每日更新 | 网站简介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投放 | 网站招聘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服务声明:本网站问题回答结果属建议性内容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!
Copyright © 2008-2010 [健康无忧网-JK51.COM] 版权所有
浙ICP备08051357号  站务合作QQ:189665601 邮箱:webmaster[at]jk51.com 软文合作QQ: 578365719